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插入警花的沟壑

插入警花的沟壑

添加:来源:rnarvaez.com人气:17423

插入警花的沟壑

天刚亮,终于还是没有能够尽兴的赵强就起来了,他想起自己昨天取回来的钱还在卫生室里放着,而昨天自己离开的时候王盘和吴莉还在,也不知道她们离开的时候将门给关上了没有,要是没关门被人偷偷进去将自己的那箱子钱偷走了,那可就亏大了,赵强还想着自己既然已经认了这个李淑芬当干娘了,就应该担负起李淑芬的日常生活花费了,如果钱就这样没了是小事儿,再让赵强去取可就麻烦大了。
  不过还好,赵强到了卫生室的时候,发现虽然门并没有关,但是钱还在,这就让赵强放心了许多,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赵强就很不淡定了。
  赵强刚将昨天下午自己和美女吴莉在床上折腾造成的床单上的脏脏的东西给清理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坐下来歇口气,卫生室的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拉开门的赵强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是你?」
  看着自己面前穿着紧身警察制服暴露出丰乳翘臀修长美腿的美丽女警花的时候,赵强很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大清早地这个警花陈然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自己的门前。
  「是我啊,怎么?你不想见到我?」
  陈然笑嘻嘻地说着,对于面前这个嚣张的家伙,陈然是恨得牙痒痒地,特别是他几次调戏自己让自己在所里其他的同志面前出丑的事情,让陈然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给一片片地剁成肉片。只不过心里恨得要死,但是陈然的脸上却是笑嘻嘻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想啊,做梦都在想!咦?」
  对方笑嘻嘻地,赵强自然不能恶语相向,也同样面带着微笑,只不过一边说着,赵强故意话音一顿,目光朝着陈然的上身扫去,故意在美女警花将制服顶得鼓鼓囊囊的胸部上多看了几眼,然后又往美女的身下看去。
  怎么?自己哪里又没有穿戴整齐?
  看见男人的动作,想起前面几次被这个男人调戏时候的场景,陈然的心里一惊,心想难道自己的裤子拉链又没拉好?还是上边的扣子被撑破了?急忙往自己的胸部和下身看去。
  「别看了,我只是帮你检查一下,下边的拉链是拉好了的,上边的扣子也没有撑破,你放心吧!」赵强淡淡地说着似乎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
  「你,你流氓……」
  见这个男人又是这副淫贼模样,陈然虽然告诉自己要冷静,但是又怎么冷静得下来。
  「陈然陈警官,上次不是都告诉你了么?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不要以为你是美女就可以诽谤,我做什么流氓的事情了?你说我是流氓?你看我现在身上这么单薄的穿着,你就跑进我屋里来,一会儿恐怕我说是你对我耍流氓都还有人相信。」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这个美女警花,赵强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出言调戏。
  听赵强这么一说,陈然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上身只穿了一件T恤,而下身也只有一条差不多长短只算的上是内裤的小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并且还大汗淋漓的,看上去倒真像是被非礼的样子。
  陈然哪里知道,赵强刚刚将昨天操美女吴莉弄脏了的床上东西给洗了,这个时候正热着呢,不大汗淋漓才怪。
  「你,你少嚣张,这个人你认识吧?」
  见对面的男人这幅样子,穿得这么暴露,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的陈然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势,有些不敢看男人的身子,有些语无伦次地,赶紧将目光移开,让出了身后的一个男人。
  赵强一直还在纳闷这个陈然大美女怎么会这么早就出现在自己卫生室的门前,这一看到陈然身后门外的这个男人,瞬间就明白了。
  出现在陈然后边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赵强在村头那条女人河旁边所打伤的那个男人,那个自称是刘金国的儿子的男人。
  靠,这小子居然还去报案了,不过能够让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且还让陈然这么个大美女大清早地跑到小河村来抓自己,看样子这个小子还真的挺有门路的,赵强哪里知道,陈然这么早来抓他自然一方面是因为赵强伤人的原因,另一方面却是因为本来陈然就有事情找他。
  「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你们快把他抓起来……」一看见赵强,报案的小子就赶紧吼道,一边说着身子却还在往后退,似乎有些害怕赵强,生怕赵强去打他一样。「怎么样?他没认错人吧?」陈然控制住自己因为看见男人的半裸身材有些不好意思的心思,沉着脸说道。
  「没认错,是我打的他,怎么了?你清楚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么?」赵强知道今天看样子是估计又得和这个翘臀爆乳的美女警花去派出所了。
  「为什么这么做我会调查的,现在你只需要和我一起回去协助调查。」陈然冷冷地说道。
  「走就走,谁怕谁啊!」
  想着今天反正也没有什么安排,赵强很是爽快地答应了,能和这个漂亮的女警花一起走这么远回石门镇,赵强还是觉得很不错的,一路上还可以赏花赏月赏美女的。
  一边说着赵强很自觉地就朝着门口走去,吓了还在门口一脸委屈的刘金国的儿子刘大胜一跳,赶紧躲得远远的。
  「只是陈然陈警官,这么远我们走着去是不是需要太久的时间啊?要不然我们先吃点儿东西再走吧?」想到自己早饭还没有吃,又要走这么远的路,赵强觉得真有些饿了。
  陈然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次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有些意外,但是又想到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么,目的既然达到了,自然就没有必要再过问其他的原因了。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很快就会到的。」
  说着陈然让开了道路,让赵强先出去。
  靠!骑马呀?
  出了门赵强才发现原来门外还来了十几个警察,而且都不是便衣,其中那个老所长也赫然在列,看样子这石门镇派出所的警察都来了吧?赵强心想今天这事儿闹得有点儿大了,以后这全村人还不都以为自己是个坏人了啊?被这么多的警察抓走?而更让赵强有些意外的却是,除了这些警察以外,居然还有好七八匹马在外边,难道这是要骑马回石门镇?
  「走,上马!」
  见到陈然和赵强都出来,老所长一声令下,所有人的翻身上了马,陈然也爬上了其中的一匹,而刘金国的儿子刘大胜爬到了一个民警的身后。
  「咦?我呢?」
  看到所有人的上了马,并且每一匹的马背上都是两个人,只有陈然的马背后边是空着的时候,赵强心里一乐,故意这样问道,一边问着其实赵强心想自己还能坐这个美女的后边啊?那这一路上岂不是爽死了?
  赵强这么一问,倒是把所有人都问住了,估计是这些人来的时候都没有想好怎么带这个赵强回去,估计也想到了一共十四个人就七匹马,却忘记了陈然是个女人,还是个大美女,这样让男人坐在他的后边似乎很有些不妥。
  「小陈,要不你看跟谁换一下吧?」
  老所长似乎也有些为难,建议道。
  只是今天来的都是些大男人,让陈然跟谁一起骑马似乎都有些不方便,陈然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转身看向赵强:「你会骑马不?」「不会!不会!」
  赵强连忙摇头,心说我是傻子啊,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会我也只能说不会呀。
  「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办法了!」
  陈然这样说着,赵强正在心中暗自得意,想着一会儿和美女一起骑在马背上从身后占这个还穿着警服的美女便宜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个陈然似乎一点儿都没有郁闷的意思,并且嘴角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在笑?她笑什么?
  赵强心里一凛,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只见这个陈然美女跳下马,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居然拿出了一大捆绳子,对着赵强笑嘻嘻地说道:「为了防止你这个色狼趁机占本姑娘的便宜,只好委屈你了!」一边说着,陈然一边招呼几个民警上前要将赵强给捆住。
  看这个陈然这幅样子,赵强才不相信她之前没有做好准备,连绳子都带了,肯定是故意来捆自己的。
  「干嘛啊你们?我又不是犯人,你们凭什么捆我?」赵强急忙大声地叫着,不过却故意没有躲开几个人,心想这就算是捆上了手,不是一样还是能够占这个女孩的便宜?这样想着,赵强故意让几人将自己的手给捆上了。
  只是捆上手之后赵强马上觉得不对劲了,这些人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捆完手居然还在捆自己的脚,这让赵强大惊失色。
  「喂,捆手就行了啊,脚捆上了我怎么坐啊?怎么还连身上都捆着了?你们想要什么?」在赵强的抗议声中,陈然依然带着几人将赵强的全身给捆了个严严实实。
  「这样才乖嘛,你放心,很快就会到了的,你这么好色,这样我才能保证不被你占便宜不是?你一个大男人,应该能够体谅我一个女人的难处吧?」陈然蹲下身子,看着地上躺着的被自己捆得严实无比的赵强,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道。
  只是她虽然忍住了,周围的一帮子警察却是忍不住,哄堂大笑了起来。
  靠!老子好色?一会儿就色你给看,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病猫了!操!
  心里想着,赵强暗暗地打定了主意,他知道今天这个陈然肯定是借着这个机会报复自己,谁让自己之前几次调戏她呢?不过女人就是要调教,不然这个女人还真的上了天了,赵强决心今天就在马上,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对自己服服帖帖的。
  「好了,差不多就行了,走吧!」
  老所长似乎觉得差不多了,又下令了。
  见状陈然赶紧将赵强的身子提起直接横放到马背上,别说这个女人虽然是个女人,体力还真的不错,这样提着赵强一百多斤的身子居然都不费劲,越是这样凶残的女人,赵强却越是觉得来劲儿。
  「咦?你把我的脸蒙上做什么?我眼睛又不会占你便宜?」上了马这个陈然又给赵强的头上套了个面罩,这一下赵强不干了,连忙抗议。
  「眼睛怎么了?你最色的就是那双色眯眯的眼睛了,我和你坐这么近,你色眯眯地偷看我怎么办?」陈然振振有词。「可是,陈然姐姐,留个呼吸的孔怎么样,要不然会被憋死的!」见暂时受制于人,胳膊拧不过大腿,赵强只有暂时委屈自己,连称呼也都变成姐姐了。
  「喊什么喊?憋?憋死你算了,你这个淫贼!谁是你姐姐!」陈然一边呵斥着赵强,在最后的动作中却还是故意为赵强留了一个让赵强呼吸的小孔,只不过孔是在最底下的脖颈处,赵强想要通过这个小孔看清外边情况,顺便看看陈然美女的打算也只好落空了。
  虽然这样,但是从这个陈然的动作,赵强知道这个女警花还是一个嘴上狠话说着,其实心底里很善良的小姑娘,只是不知道这个美女警花在床上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嘴上叫得凶,其实却很温柔。
  这样想着,赵强觉得自己又有些邪恶了,胯下的大肉棒情不自禁地就有些硬了,想到陈然大美女那熟透了的身子,赵强不自觉就想象着她已经完全发育成熟了的娇躯穿着警服在自己的身下娇喘吁吁的样子意淫了几遍。
  赵强心里意淫着,看不见外边的动静,只是感觉陈然大美女似乎把把自己放在了一匹马上,然后感觉到应该是陈然本人也翻身上了马,坐在了自己的身后。
  由于马背本来就不是很长,赵强的身体虽然是横在马背之上的,但是也免不了和马背后边的美貌警花的双腿一阵亲密接触,感受着警花腿上传来的阵阵弹性和热气,赵强一阵心旷神怡,下边的东西不由得又坚硬了几分。
  如果要是在其他地方,赵强身下多硬都没有关系,可是这是在马背上,赵强又是脸部朝着下面的,身下坚硬的东西刚好顶在马背上,情况可就有些不妙了。
  一开始马匹还没有开始移动倒是没什么,可是等到马匹一动,马背上一抖。
  「啊!」
  地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就从赵强的嘴里传了出来。
  身下的宝贝那叫一个痛啊,钻心的疼痛,让赵强恨不得立马死去算了!
  「叫什么叫?想死啊你?」
  骑在赵强身后的美貌警花明显并不知道赵强在叫什么,以为他又是在那里无理取闹,想着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省心啊,一点儿疼痛就忍受不了,还算不算个男人了,真是的,一点儿都没有男人的气概,这样想着,陈然不由得出口呵斥道。
  「疼啊姐姐,你以为我愿意叫啊?」
  赵强实在是疼得有些难受,嘴角都有些撕裂着说道,心说不疼我叫个屁啊,你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知道男人的那个东西被压着的时候那种疼痛的滋味啊。
  「疼?又没有人对你做什么,你疼什么疼?」
  美貌警花觉着有些奇怪,心想刚才捆你的时候不就下手重了一点儿么?除此之外又没有人再打你了,至于这么疼么?
  「下,下边疼!」
  赵强一边说着都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了,因为这个时候马匹还在继续前进着,被横着放在马背上的赵强又根本动弹不了,随着马匹的移动身下的阳刚之物又还在继续地和马背挤压着,马背上本来就是硬硬的骨头,两者一相挤压,赵强的小兄弟不疼才怪了。
  下边?
  对于赵强的话美貌警花有些疑惑,心想难道刚才有人打你的下边了?这个时候的美貌警花陈然还是完全没有想到赵强所指的下边就是男人身下的那个东西所在的地方,还以为是刚才赵强有其他身下的地方被自己带人捆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所以才这么疼痛。
  一边想着赵强的话,美貌警花一边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摸向赵强的下身,想要去摸一下这个男人到底什么地方疼了,是不是故意在那里说来骗自己的,只是陈然不知道的是,就是自己的这个动作,让自己的整个一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啊!」
  突然一声尖叫从正在前行的队伍里边响起,只不过这次发出声音的不是赵强,而是那个正在用手抚摸赵强的下身的美貌警花。
  刚才一伸手,美貌警花马上就触碰到了赵强身下那饱满坚挺之物,害得在美女的触摸之下,本来就已经红肿疼痛的小东西又胀大了几分,疼得自然也更加厉害了。
  「咦?这是什么东西?」
  女人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还继续在赵强的小宝贝上捏了几下,她完全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摸着的是什么东西。
  可怜的赵强,一边享受着美女的小手隔着裤子再自己的阳刚之物上的蹂躏,一边还不得不忍受着小宝贝因为肿胀而带来的剧烈的疼痛,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还不能告诉那个美貌警花捏着的自己的东西是什么。
  一方面赵强知道自己这么一说,美貌警花肯定觉得脸上会下不来台,另一方面赵强虽然疼痛难耐,但是也确实很享受这个年轻漂亮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当了警花还这么清纯得连男人这个东西都没有碰到过的女孩双手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这个东西怎么这么硬啊,还火热火热的!」
  美貌警花一边捏着赵强的阳刚之物,一边嘴里还在发表评价,同时美貌警花的脑袋里边也在飞速地思考着赵强身下这硬硬地东西到底是什么。
  一边捏着,一边想着,美貌的警花突然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自己手里正在捏着的是什么东西,赶紧放开了赵强的小宝贝,同时一声惊呼传出。
  陈然一直都是个乖女孩,从读书的时候开始,虽然经常跟男孩子接触,但是从来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过,而且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谈过朋友,所以自然也没有摸过男人的那个东西,她也根本就不知道男人的那个东西会那么热那么烫,这也是为什么她刚才一摸到男人的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的原因。
  「小陈?怎么回事儿?」
  美貌警花刚才惊叫的声音很大,几乎整个队伍里边的警察全部都听见了,在前边带队的刚才那个老所长自然也听到了陈然的叫声,有些担心这个上边下来的女孩出什么事情,所以调转马头,回到陈然所在的位置问道。
  「呃,没事儿,王所,刚才有些没有骑稳,差点儿摔倒了!」美貌警花陈然的脸现在变得通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转头回来的老警察说道,想到从来没有撒谎的自己居然开口撒谎了,陈然的脸更红了。
  「恩,小心点儿,这里到所里的路都不大好走!」老所长虽然也见到了这个虽然是自己的下属,但是却因为是从上边下来挂职而比自己更加前途无量的未来之星的脸红和不好意思,但是他并没有多想,他以为是这个小姑娘因为差点儿从马背上摔倒,犯了错误而不好意思,他哪里会想到美貌警花是因为刚刚触到了男人的最为私密的东西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好的,王所!」
  美貌警花低着头回答道,脸其实早就已经红得跟苹果似的,她低头其实也只是不想让老所长看见自己红透的脸而发现异样而已,并不是因为什么认错。
  这可是陈然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触碰到男人的那个东西,那种心里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想到刚才那种热热烫烫而又硬硬的感觉,陈然的心里更慌,脸上更红了。虽然平日里陈然是大大咧咧的,但是其实骨子里还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摸到男人的那么私密的东西,并且还是自己主动去摸了,她心里的羞涩就可想而知了。
  呸呸呸!自己怎么能够还去想男人的那个东西,这个男人这么不要脸,自己怎么也能不要脸?陈然赶紧将脑袋甩了甩,似乎要将脑子里的羞人想法给甩掉。
  看着老所长离去的背影,陈然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身前这个淫贼的身上,刚才这个男人在老所长来了之后没有继续喊疼,这一点让陈然很是满意,觉得这个淫贼其实还算是不错。
  要知道现在还在一直继续前行着,这个男人身下的那个东西还一直在马背上挤压着,肯定是疼死了,可是他居然咬着牙一直都没有叫出声来,这样美貌警花陈然还是有些小感动的。
  想到刚才自己触碰到的男人身下那坚硬的东西,陈然不由得体内又是一阵火热,心想这个东西这么硬,搁在这么硬的马背上,不痛才怪了。
  看着眼前还趴在马背上的这个男人,美貌警花陈然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种渴望,第一次触摸男人的阳刚之物的那种新奇的感觉居然战胜了女孩心里的羞涩,陈然居然有些想要再去摸男人的东西的冲动。
  陈然有些想要伸手再去碰触一下男人身下的阳刚之物,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刚才的感觉让这个从未经历过男人的美貌警花陈然实在是有些怀恋。
  「这位姐姐,你们所长走了没?走了的话我可要叫了啊!」赵强脑袋被蒙着,也不知道外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听见那个好像是这个美貌警花陈然所里所长的老警察似乎已经走远了,可是等了半天这个美貌警花也没有什么反应,不得不开口问道。
  「啊?已经走了,你还疼啊?」
  赵强这么一说话,陈然这才反应了过来,想到这个刚才有意无意之间帮了自己的男人现在身上还在疼着呢,当下有些关心地问道。
  「你这不废话么?我的姿势又一直没有变过,怎么可能不疼呢?」对于这个女人的问题赵强有些无语,心想女人果然是胸大无脑,刚才看这个美貌警花的胸貌似还真的是挺大的,果真脑子比起胸来小多了,这么白痴的问题都能问出来。
  「呃,那怎么办才能让你不疼呢?是不是……?」陈然原本是想说,是不是要像刚才那样给你捏一下才能让你的那个东西不疼或者疼得轻一点?
  只不过警花慢慢吞吞地说了半天没有好意思说出口,嘴里的话说到了是不是是不是就再也说不下去了,赵强等得有些不耐烦,直接就打断了美貌警花陈然继续往下说。
  「什么是不是啊?想要不疼还能怎么办?赶紧把我扶起来啊,再这样继续趴在,我身下的兄弟还能不能继续用都说不定了。」不知道是因为知道这个美貌警花陈然不会和自己吵还是仗着自己刚才帮了这个美貌警花陈然,赵强说话的语气情不自禁地就有些嚣张,赵强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完全就是一副欠揍的样子。
  不过赵强的这种凶神恶煞的样子对于这个美貌警花似乎还是有些作用,听到赵强这么一说,陈然没有说话,赶紧一把就把赵强的身子翻了过来,让赵强仰面朝上躺在马背上,虽然和刚才相比赵强并没有好受多少,但是至少身下的小兄弟不用再那么累了。
  「不是吧?陈然姐姐,这样我怎么待得住?千万不要一会儿直接掉下去了啊?」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替代了自己的小兄弟继续在马背上颠簸着,赵强实在是有些无奈,心想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死心眼啊?
  「那怎么办?不这样放根本就没有办法带着你走啊!」陈然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这样直接将赵强反面放在马背上,只要马儿的速度一快起来,赵强的整个身体是肯定会掉下马背的。可是陈然一时间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有些黔驴技穷了。
  「你让我直接坐起来不就行了么?让我坐你的前边,很简单的!」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是有求于人,赵强说话的语气比起刚才来说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客气了不少。
  「坐起来?」
  美貌的警花明显一愣:「不行不行,坐起来的话就得把你绑着你的腿给松开才行,你这样坐在前边我们岂不是要贴很近,你岂不是又会占我的便宜了?不行不行!」美貌警花陈然一个劲儿地否决着赵强的提议,一连说了不知道多少个不行,看其样子是生怕自己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赵强会以为自己同意了似的。
  「我晕,我挨一下你的身子就是占你的便宜?那你难道没有被其他的男人挨过身子?我这会儿这么疼,自己都顾不过来,怎么还有心思占你的便宜?你想太多了。并且我这样就算是占便宜,那你刚才摸我的那个东西,岂不是都占了我那么大的便宜了?」见女人不愿意将自己的脚上绳索放开,赵强急忙说道。
  听这个男人这么一说,陈然有些犹豫了,想着其实真的是这么回事儿,自己连他的那个东西都摸了,就算是让他挨一下自己的身子又算什么?想到这个男子嘴里说的刚才自己摸他的那个东西,陈然想着想着不自觉地脸一下子就红了。
  「而且你看,刚才这一耽搁我们都离大部队这么远了,如果再耽误时间恐怕就都不够了,还不快点儿走!」赵强一边劝说着一边注意到了现在的情况,虽然看不见,但是其他的马蹄声已经远去,并且见陈然没有说话知道她也在犹豫,急忙趁热打铁继续劝说道。
  「呃,那好吧!」
  听了赵强的劝告,美貌警花陈然再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也确实如此,这个男人如果直接放在马背上骑在自己的身前会省不少的时间,这才答应了下来。
  小心地将赵强脚上的绳索解开,然后将原本躺着的赵强的身体直起身来,陈然将赵强弄成了骑在自己前面的样子。陈然原本是想放下男人后自己的身子稍微往后退一点儿,这样两人的身子离得比较远一些,就算是这样同骑在一匹马上也没有身体贴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妥。
  但是让陈然没有想到的是,男人的身子刚一放下,男人的身子还没有靠过来,马匹一动,自己的身子居然不由自主地朝前靠了过去,而自己的双手握着缰绳,这样就变成了直接从后边抱着男人的模样,男人特有的蕴含着雄性激素的气息传来,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亲密过的陈然,只感觉到一阵意乱情迷。
  这种情况不光是陈然没有想到,赵强也是完全没有意料到,自己刚一坐下,身子终于没有那么累了,也没有那么咯得慌,赵强就感觉到一个柔软丰满的身躯从身后紧紧地抱着了自己的身体,赵强知道那是警花陈然温软的身子。
  赵强没有想到这个名字叫做陈然的妹子居然如此的不避嫌,直接就搂住了自己。
  其实赵强想得有些多了,这个美貌警花陈然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自己在马匹的奔跑中控制不住身子,并且一开始靠上来之后,马在不停地运动着,陈然想要退回来也已经是不可能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陈然必须要控制着马匹继续向前,所以根本就没有管自己的这种动作会给身前的这个男人带来什么样的无解,直接就按照最为简便的方法做了。
  警花陈然还是处子之身,连男朋友都还没有过,自然也就从来就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男人,也没有怎么见过别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接触应该是什么样子,除了知道如果男人是色狼会占自己的便宜外,所以她还以为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接触应该和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接触是一样的。
  现在的这种从身后抱着赵强的样子在陈然看来,虽然有些害羞,但是只要这个男人不是色狼,和自己的身体挨着的时候不去瞎想,应该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因为她也曾经和警校的姐妹们多次这样一个抱着一个骑在马背上奔波,丝毫就没有不妥的感觉,而现在的陈然想到这个男人说的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想这些事情,所以也就没有把赵强当做一个色狼了。
  并且现在这种从身后抱着一个男人的感觉,让陈然觉得很是舒服,这种舒服的感觉是陈然警花从来就没有体验过的,所以对于抱着的这句男人的身体她就更加地爱不释手了,根本就不愿意放开。
  美貌警花陈然是满意了,男人的宽大肩膀以及背部让她有一种充实和安全的感觉,她巴不得两个人这样骑在马背上的时间越长越好,其实陈然不知道的是,现在男人倒是算不上色狼,她自己一个女孩子却是已经和女色狼差不多了。
  不过陈然虽然满意了,赵强却是很不满意,他倒不是因为女人的这样安排,让自己坐在前边她从背后抱着自己这种方式让自己不舒服,而是有些不爽自己身体对于女人的反应。
  两个人就这么骑在窄窄的马背上,一路飞奔着,身体的各个部位在速度变换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亲密接触的情况,对此赵强也并没有去可以躲避,反倒有些故意地想要去在对方女孩饱满的身躯之上亲密接触一下。
  陈然一双紧绷而有弹性的大腿,紧身的警裤根本就遮挡不住皮肤的滑腻,直接从后边夹住了赵强的两半边臀部,带给男人的几乎是光滑大腿直接包裹着的销魂感觉,而女孩胸前的波涛汹涌,在赵强的背上紧密地贴合着,并且随着马匹的起伏,背后美女的饱满胸部,正在与赵强宽广的背部之上不停地触碰着,摩擦着,搞的赵强有些欲仙欲死的感觉。
  而这些动作,从来就没有涉及过男女之事的陈然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她还以为这是正常的行为,并且还感觉这种和这个男人这么摩擦着的感觉很是舒服,很是享受,想要一直这样下去。
  赵强倒也是希望这样的日子越来越长,只不过他身下的小弟弟却似乎并不愿意这么想,在女人吐气如兰的环抱之下,赵强的整个身躯遭受着从女孩身体的各个方面袭来的兴奋感觉,身下的小东西很自然地就一柱擎天了。
  对此赵强实在是有些郁闷,因为自己虽然现在骑在马上不会直接让身下的小弟弟顶在马背上,但是小兄弟的雄壮还是让赵强的下身与马背不停地摩擦着,不大一会儿功夫下身长着的兄弟就又回到了之前那副疼痛的样子了。
  「陈然大美女姐姐,我的下边还是疼啊!」
  赵强忍了又忍,想要多感受一下貌美警花陈然给自己带来的亲密接触的快感,可是又实在是有些忍不住头痛,纠结了半天才喊了出来。
  「怎么还疼?来我给你看看!」
  一边嘴里说着话,陈然警花就像是一个完全不怕笑的女汉子一样,直接就从身后伸出芊芊玉手,一把抓住了赵强身下男人最为雄壮的东西。
  一边抓着,陈然的嘴里还在念念有词地说道:「不疼不疼,姐姐多给你揉几下就没事儿了。」听男人叫自己姐姐,陈然也不客气,直接就以姐姐自居了。
  咦?怎么还是这么硬?并且还这么烫,这么火热啊!
  陈然的手刚一碰到男人的阳刚之物,不由得一愣,同时又比较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养成的这么好的身子素质,居然这么长的时间还坚硬如此!
  一边说着,女人的手还抓住赵强的阳刚之物在不停地揉捏着,感受着男人的阳刚大肉棒的那种滚烫滚烫的坚硬感觉,陈然还感觉有些不舍得放开。
  与此同时,女人陈然也已经感觉到了,刚才赵强的下半身是有一半直接就压在了马匹的背上的,身下的阳刚之物刚好是顶在了马匹背后的那一块坚硬之上,如果现在握着小宝贝的手一松开,陈然有些担心赵强的这个阳刚之物会不会直接就顶在了马背之上。
  但是这么一直让美貌警花陈然用手托着自己身下的宝贝,赵强也觉得还是有些不妥,不光是他觉得不妥,身后的美貌警花陈然也觉得有些不妥,可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其他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情。
  队伍在继续地前进着,赵强闻着淡淡的幽香,身下的阳刚之物在美貌警花陈然体香对于鼻子的刺激,以及浑身上下的亲密接触对于赵强感官的刺激之下,越发有了继续加强了硬度,坚硬下去的症状。
  「呃,那个,陈然姐姐,要把你让我坐后边吧,这样让你一直帮忙扶着待会儿让你的其他所里的警察同志看见就不好了!」不得不说,赵强还是挺为这个名字叫做陈然的美貌警花作想的,因为现在两人所乘坐的马匹实在队伍的最后面,两个人的动作前面的人当然看不见,只不过这些都只是暂时的,谁也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有走在前面的警察会不会突然有人想起调转头来回头看看。
  警花陈然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听见赵强这么一说,想想也只能这样了。
  「那你给我老实点儿!」
  一边小声地呵斥着赵强,警花陈然一边将赵强的身子调转放到了自己的身后,但是这个时候赵强的身上还是绑着的,陈然有怕赵强直接坐在后边会摔下去,所以干脆把赵强直接绑在了自己的背上。
  不解开赵强的绳子的目的是防止他会趁机占自己的便宜,但是陈然哪里会想到现在这样将男人捆在自己的身上岂不是更让人占便宜占够了。
  「一定老实,一定老实!」
  赵强连忙应声答道,心想有你这样一个小美女和自己这么亲密地接触在一起,自己怎么可能不老实。
  变成骑在美女警花的身后,赵强的胯下小兄弟现在正好顶在了美女挺翘的臀部之上,并且还在慢慢地朝着美女臀部之下那深深地沟壑前进。
  这样的感觉是比刚才被女孩放在前边的时候舒服多了,至少赵强身下的坚挺所直接面对的,不再是坚硬无比的马背,而是娇美警花那柔软挺翘的臀部。并且以赵强现在的姿势,虽然脖子之上的脑袋全部都被黑袋子给罩住了,但是却依然可以隔着袋子将整个脑袋放在美女警花白皙裸露在外的脖颈之上,并且还可以闻到美女那迷人的体香。
  随着两人骑着马匹继续前进,赵强身下的阳刚之物也在适应着美女臀部那深深的沟壑,慢慢地已经可以寻找到美女沟壑之下那直通桃源的密道。
  在赵强的有意无意之间,男人的一柱擎天终于直接从后边顶到了女人的最为私密的地方,虽然隔着里两人厚厚的裤子,但是赵强依然可以感觉得到女人那个地方的温软和诱人。
  赵强有如此的感觉,其实美貌警花陈然也是一样,刚才男人的一举一动她其实都已经确切地感觉到了,由于以前并没有怎么接触过男人,所以陈然并不知道两个人做这种亲密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感觉到男人的阳刚东西的雄壮与挺拔,并且如此的火热地顶在自己的私密之处,一股无形地欲望直接就从女人的心底升起,做出了女人最为本能的动作,用自己的下身去不断地摩擦着男人的阳刚之物。
  女人虽然对于男人之事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但是多少也听说过一些,一边将自己的私密之处与男人的雄壮东西相摩擦着,一边女人的心里还在想着,不是说男女欢爱是要用男人的东西放入到女人的那个地方里边么?可是这个男人的东西这么粗这么大,而自己的那个地方又那么窄小,怎么放得进去?这还不得胀死了啊?
  陈然虽然也觉得这样好像是有些不妥,并且也不愿意被所里的王所等人看到自己和身后的这个淫贼这样亲密地接触,但是这种感觉却很是舒服,诱惑着陈然不愿意去终止这暧昧的游戏。
  这样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两人乘坐在一匹马上,这样接触应该也是很正常的啊,估计应该是没有什么的。
  陈然自己给自己找着借口,来宽慰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完】
上一篇:小城骚事儿 下一篇:神的生活